开源故事集 | 我在开源社区谈钱

Jeff 开源社KAIYUANSHE 2022-03-13 13:00

Image


| 作者:Jeff

| 编辑:胡佳

| 设计:马丽娜

I 责编:钱英宇


我是 GoodERP 开源俱乐部的创始人 Jeff,熟悉的人都叫我姐夫。

我大学专业是会计,但是在国企做了5年应收账款会计之后,我确实为基层财务人员低效重复的工作效率所困扰。

工作期间开发了部门使用的「销售合同管理系统」之后,我确认信息化是我醉心的方向,也是帮助表哥表妹提高工作效率的法宝。于是辞职去北京学了半年 Java,又独自来到上海开始我的 ERP 生涯。我入职的是一家 SAP 的实施服务伙伴的外包开发部门,由于相比计算机专业学生我更懂企业业务,而且有独立做有人用的系统的经验,我很快成为了开发团队的技术负责人,跟项目经理一起负责交付质量的审核,不再亲自写代码了。

可我是个不写代码就手痒的人。

SAP 的 abap 语言是专有技术,虽然在两个国内主流论坛都混成了版主,仍然不能把完整的解决方案拿出来与人分享。半年的 Java 知识积累工作中用不上,因为认知盈余吧,于是混进了 Compiere 群开始研究开源的 ERP 软件。先后又参与了恩信 ERP 的讨论群,Openbravo 中文本地化,WebERP 项目的本地化,甚至自己搭了 WebERP 的云服务试图在国内推广。深度参与后发现,每个开源项目都有胎生的缺陷,直到被人拖进一个叫 TinyERP 的论坛。

插件化的架构设计,无处不在的继承,优雅轻量的 Python 语法。直到14年后的今天,我依旧记得初识 TinyERP 那种豁然开朗的惊喜。

确定了跟哪个产品玩,接下来要确定怎么玩了。由于参与的比较早,彼时的 TinyERP 社区还很小,英文社区不足百人,中文社区只有我们两个。我负责梳理功能,出中文用户手册和主导本地化财务模块开发;另一位负责钻研代码,推广二次开发技术。逐渐有新人进入,也逐渐有人放弃离开。究其原因,搞开源没“钱”途。参与着没看到可以盈利的点,就没法沉下心来深入探索。

我倒是还捧着 SAP 开发的饭碗业余玩玩。但是基于对 SAP 生态链的了解,我很确定ERP产品的盈利点不仅在产品授权销售上,更大的项目金额在个性化服务上。SAP 提供了众多参数供顾问在交付过程中配置,而 TinyERP 是通过灵活的插件化继承机制给程序员最大的二次开发灵活性。项目实施的主要工作从顾问迁移到了程序员身上,这正符合项目发起人及其所吸引的参与者共同的特征。TinyERP 后来改名为 OpenERP 又改名为 Odoo,在 on-promise 的交付项目上,这一点没有变。

基于开源提供服务是有利可图的,而且由于开源软件比闭源软件更重技术轻营销,小公司技术创业甚至独立顾问都是有生存空间的。2010年,作为社区的带头人,我们需要证明这一点。

跟我一起做本地化财务模块开发的几个小伙伴一直在做免费的贡献,实际上他们已经具备了二次技术,所以我牵头成立了“ OpenERP 云实施团队”,有我出面对接客户,树立开发需求,收费,再把开发工作分给几个小伙伴。所有人都是兼职远程工作,我收客户600一个人天,付给程序员400一个人天。2010年运作了一年,收入不到10万元,但几个小伙伴反馈这是他们在网上收到的第一笔钱,而且这个收费与开源不冲突,反而是很好的补充。后来 OpenERP 公司推出了合作伙伴政策,我们几个社区骨干各自成立了公司,专门做 OpenERP 的实施服务,当然增加了专职人员和现场交付,报价也基本确定在2000-3000元一个人天的水平。项目之余我们继续向官方贡献中文界面翻译和会计科目表、省市县等本地化工作。也有越来越多技术人员涌入社区并积极推广 OpenERP 和提供服务,我个人也会在每一届 Pycon 上向程序员介绍 OpenERP。我也写过《 OpenERP 十年开源盈利模式探索》、《开源的目标受众是专业级软件玩家》、《同行评审是开源的核心竞争力》、《开源要革的是作坊软件的命》等文章。我总是引用阿朱的一段话:

总有一种感觉
在IT界有这么一群人
他们的气质不适合在大公司工作
不屈服于官僚、管理、流程、绩效
他们自己创业也成但做不大
他们犹如水浒三十六天罡
七十二地煞一样散落在人间
终有一日
有一个带头大哥
有一个商业模式
有一个历史趋势
把他们聚合在一起
搅动整个大佬安排好的游戏规则江湖


直到 OpenERP 更名为 Odoo 并于次年推出企业版。两年前雄心壮志 SorrySAP 的檄文犹在,却在10年的盈利模式探索之后选择了按用户数收企业版订阅费的 Open Core 模式。可能是资本推动,但创始人的解释是那句“只有傻子和死人才不会改变想法”。

Partner 网络和 Open Core 两种模式的核心差异是,客户是谁,以及产品设计的方向是刚性的开箱即用(优先满足售前演示)还是柔性的灵活多变(优先满足交付)。从 Odoo 每年的版本变动以及拒不提供路线图和升级脚本的做法上看,屠龙少年终究也成了恶龙。好在 Odoo 企业版的推出促成了 OCA 组织的壮大,作为合作伙伴支持的开源模块维护团队,为社区版的扩展和优化提供了另一个选择。我则在公司内部基于 Odoo 技术框架孵化了功能完全重写的 GoodERP 项目,希望能基于 GoodERP 在中国形成 OpenERP 时代那样的合作伙伴生态共同推进的 GPL 开源项目。

2016年到2019年,GoodERP 在 GitHub 上蹒跚学步的时候,Odoo 在中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有SAP的高管给予 Odoo 技术构建了行业化或部门级产品,有国内大型车企给予 Odoo 框架做实验管理系统,有大大小小的客户实施了社区版也购买了企业版,有国内头部 ERP 厂商跟 Odoo 在 SAAS 方向成立了合资公司(我曾参与这个 SAAS 项目9个月),有大学教授组织的学术研讨。Python 不再小众,开源积极出圈,好消息和坏消息都越来越多了。

2019年8月,从流产的 SAAS 项目上退出后,我又肩负着继续推进 GoodERP 项目的重任。可是那段时间是很迷茫的。开源软件给了使用者一个更透明的解决方案和一个不绑定服务供应商甚至可以自助的承诺,其免责条款也给收费服务提供了合理的利润空间。但是一个开源项目本身如何获得资金支持和长期改善,还没有特别好的答案。apatche 基金会模式趋近完美,但针对国情和应用产品并不太适用。ERP 这种开发者、使用者、决策者基本完全分离的品类,贡献者比例很低。Odoo 公司采取了用企业版养社区版的模式,我们公司曾采取用自己的实施项目养开源产品的模式。开源项目本身不能造血,而且影响力越大就越需要增加输血,但不一定给发起者和贡献者带来相匹配的短期收益(长期收益一定会有,要等机会。)

每一个创业者都会经历那个阶段,不想和任何人交流。朋友问起近况,就说“主业傍富婆,副业小学生司机”。大公司邀请加入,也提不起兴致。GoodERP 一定要走开源的路,但是怎么走,要先确定好。

沉寂了半年,直到我想清楚了,才开始操起键盘,继续维护 GoodERP。

2020年2月20日,我在各大平台发布了 GoodERP 普及版,提供免费下载。并申明这个版本不更新。想要获取更新需要付费加入俱乐部。

为了收费更新,我将代码托管到了自己的服务器上,并魔改了 gitea 增加了红包机制。

收费更新这个模式是我希望过滤 GoodERP 参与者的一个门槛,也是我探索开源项目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尝试。那以后开源的世界有好多次风波都和可持续性有关,也有专家学者各抒己见。大多在我看来,说得很有道理,但不解决问题。

2020年,Odoo 公司企业版全年营收1亿美元,中国50万人民币。

从一个管钱的转行为写代码的,在开源这个领域玩了18年。我的目标很明确,给自己一个站着赚钱的机会,给身后的兄弟一个站着赚钱的机会。

我的初心没有变,基于开源的企业信息化服务生态是 GoodERP 的星辰大海。

引用郭炜的那句话:就算倒在离开源成功最近的五米,也要让下一代开源人坚定前行。

共勉。



相关阅读 | Related Reading


Image

官宣!开源社-开源战略研究组(ONES Group)正式成立!


Image

【开源故事集】00后与开源结缘的十年


Image

对话开源社里的“半边天”们~


开源社成立于 2014 年,是由志愿贡献于开源事业的个人成员,依 “贡献、共识、共治” 原则所组成,始终维持厂商中立、公益、非营利的特点,是最早以 “开源治理、国际接轨、社区发展、开源项目” 为使命的开源社区联合体。开源社积极与支持开源的社区、企业以及政府相关单位紧密合作,以 “立足中国、贡献全球” 为愿景,旨在共创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开源生态,推动中国开源社区成为全球开源体系的积极参与及贡献者。


2017 年,开源社转型为完全由个人成员组成,参照 ASF 等国际顶级开源基金会的治理模式运作。近七年来,链接了数万名开源人,集聚了上千名社区成员及志愿者、海内外数百位讲师,合作了近百家赞助、媒体、社区伙伴。


收录于合集 #开源故事集
 11
上一篇【开源故事集】00后与开源结缘的十年下一篇工程师如何对待开源——一个老工程师的肺腑之言